作 協 | 劇 協 | 影視協 | 音 協 | 舞 協 | 美 協 | 書 協 | 攝 協 | 民 協 | 曲 協 | 雜 協 | 評 協 | 企業文聯 | 文藝志願者協會 | 藝術培訓中心
​​
當前位置:江西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文以載道
文以載道
用生活的泥土燒制出精美的瓷器——彭學軍文學成就表彰儀式暨定點深入生活作品《黑指》研讨會召開
發布時間:2019-08-06 10:03:05

為推動江西兒童文學精品創作,鼓勵作家深入生活紮根人民,總結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成果,促進江西文學繁榮發展,8月4日,由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辦公室、江西省文聯、江西省作協、二十一世紀出版社聯合主辦的彭學軍定點深入生活作品《黑指》研讨會在南昌召開。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辦公室主任、中國作協創聯部主任彭學明,江西省文聯黨組成員、主席葉青,魯迅文學院副院長、兒童文學作家、評論家李東華,中國作協創聯部綜合處處長榮傑,《文藝報》評論部主任劉颋,二十一世紀出版社集團社長劉凱軍、總編輯王軍,《黑指》作者彭學軍,責任編輯魏鋼強,以及江西作家、評論家、文學編輯鄭允欽、李曉君、範曉波、楊劍敏、陳蔚文、喻虹、金朵兒、鐘林嬌、程箐、楊甯、石蘭芳等30餘人參加研讨會。會議由省作協副主席、秘書長曾清生主持。
 

研讨會伊始,舉辦了彭學軍文學成就表彰儀式。省文聯主席葉青給彭學軍頒發了獎牌。葉青指出,此次活動開啟了省文聯對江西優秀文藝家進行表彰的序幕。作為第一位受到表彰的作家,彭學軍幾乎收獲了國内所有的兒童文學重要獎項。她一直執着在兒童文學領域耕耘,而且長期保持着極好的競技狀态和創作水準。她在創作中體現出來的平和、淡定、優雅,讓人十分感佩。她從現實生活中捕捉主題,不僅寫出了這個時代的困惑、苦難、艱辛、挫折,更寫出了這個時代的亮色、希望,以及樂觀向上的精神氣質。她的創作有着詩意、溫馨、善和美的質地。葉青希望,江西作家要向彭學軍學習,為人民寫作,與時代同步伐,牢固樹立精品意識,寫出無愧于時代、無愧于江西悠久的傳統文化和紅色文化積澱的優秀文藝作品。
 

曾清生宣讀了江西省文聯《關于表彰彭學軍同志文學成就的決定》。

彭學軍新作《黑指》(二十一世紀2019年7月出版)是名列中國作協2016年定點深入生活項目扶持作品,也是彭學軍在千年瓷都景德鎮開展“深紮”活動的沉甸甸收獲。該作通過展示“黑指”“小天”“金毛”三個性格完全迥異的孩子校園和家庭生活的日常,展現了聞名于世的瓷都在新時代的變遷,以及變遷中人們尋找傳統與現代契合點的艱難曆程。世事變化,山水流轉,懵懂的童年也如粗拙的瓷坯一般,讓窯火焙燒得光潤而又華美。
 

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辦公室主任、中國作協創聯部主任彭學明認為,《黑指》取材江西傳統文化,超越了作者以往的《你是我的妹》《腰門》,從作品小标題的制作,燒窯、拉坯、塑形、窯變,再到燒窯,充分體現了作者的用心、用意、匠心和深情。她通過瓷器的制作工序,來寫少年的拉坯、塑形的過程。她的文字特别美麗,特别幹淨,特别純淨。讀了她的作品以後,感覺像春風一樣清新,陽光一樣明亮,流泉一樣鮮活,花朵一樣豔麗,并且還有一種安靜、甯靜在裡面。彭學軍的創作帶給我們深深的啟示,就是她不斷地深入生活,每一部作品都努力超越前一部作品。
 

彭學明指出,中國作協設立定點深入生活項目,是為了鼓勵作家去尋找和發現文學的根基地,挖掘生活的富礦,傾聽時代的心跳,體會人間的煙火,從而讓作家擁有文學的時代發現,文學的社會洞察,最重要的是文學的創作本領。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項目2009年實施以來,一共有600多個選題獲得了扶持,31位江西作家獲得了該項目支持,而學軍的《黑指》,就是定點深入生活結出的碩果。

與會專家認為,彭學軍的《黑指》,沿襲了她《男孩不哭》系列兒童小說的“對人在較為特殊的環境裡經曆成長的探索”主題,通過巧妙地為小說搭建了一個嚴謹的結構筋骨,依照陶瓷生産流程組合為“燒窯”“拉坯”“塑形”“窯變”“燒窯”五篇,将人物的成長與瓷器所經曆的淬煉聯系起來,十分精準地書寫了少年成長曆程。作品機關巧設,細節飽滿,充滿了神秘的藝術力量,讓人欲罷不能。
 

與會專家認為,《黑指》是一部傳承之書,小說的人物關系,較好地表達了傳承的主題。作品有着對傳統的深情凝望,并且把帶着希望的目光投射給未來,有它獨有的根系,也有作家非常豐沛的想法和精神寄托。作品對陶瓷工藝的傳神摹寫,對瓷都風情的精準描述,以及對情感的細膩表達,精彩随處可見,顯示了彭學軍作為優秀兒童文學作家非凡的藝術功力,以及她在深紮過程中的觀察與深入生活的水平。

大家認為,彭學軍一直保持着特别充沛的創造力,而且她的每部作品都會有突破,都會有變化,她總是在不斷地走出自己寫作的舒适區,不斷地進行突圍。她對文學創作的态度,就像最樸素的勞動婦女一樣,從來不畏懼勞動的艱辛,精雕細琢,精益求精,這使得她的作品,像一件件從生活的泥土中取材做成的精美的瓷器。

《黑指》作者彭學軍認為,《黑指》是目前為止她覺得最難寫的一部作品,首先是陶瓷認知上的難度。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她一次次地去景德鎮,去看、去聽、去問、去做,還參與到燒制中去。她認為,深入生活不僅僅是為了寫作收集素材,獲得靈感,對一個作家自身的精神格局和生命質量也是一種提升。這次研讨會一次照亮,一次托舉,一次鞭策,給了她繼續往前走的勇氣和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