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協 | 劇 協 | 影視協 | 音 協 | 舞 協 | 美 協 | 書 協 | 攝 協 | 民 協 | 曲 協 | 雜 協 | 評 協 | 企業文聯 | 文藝志願者協會 | 藝術培訓中心
​​
當前位置:江西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文藝評論
文藝評論
譜寫新時代“革命的搖籃曲” ——評大型組歌《井岡山》
發布時間:2019-06-03 10:28:13
 

從大型組歌《井岡山》看重大革命題材

創作的話語轉換與藝術表達

 周由強

 

 

 

 

 

“松柴烤火千裡香,窮人骨頭堅如鋼。死了埋在井岡山,活着就跟共産黨。” (童聲合唱)——大型組歌《井岡山》開場曲。

 

在中國當代藝術創作生産中,重大革命和重大曆史題材因與近百年來中國現實政治、曆史記憶與國家體認有極為密切的關聯性備受創作者青睐,藝術作品數量相當可觀且影響廣泛。在當下媒體融合時代,對于重大革命曆史題材創作而言,如何在保持方向導向正确的前提下,既要有當年革命故事的鮮明特點,又要引導和适應當下受衆的審美取向,在解決好話語轉換和藝術表達問題的同時,尋找到保持清醒的曆史理性和高度的藝術自覺的最佳結合點,确實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近日,由江西省文聯、江西省音協組織完成創作的大型組歌《井岡山》作出了有益的嘗試和探索,值得關注和思考。

因為井岡山在我國革命曆史和政治生活中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位置,以之為主題的各藝術門類作品數量多,其中還有不少精品和經典。要想在井岡山這個題材上進行深度開掘,創作者勢必在守正創新上 有新作為。筆者以為,這裡的“正”最重要的就是革命文化之正,就是要講清楚中國革命發生的曆史邏輯,防止出現那種“調侃崇高、扭曲經典、颠覆曆史,醜化人民群衆和英雄人物”的不良傾向。如果偏離了這個“正”,所謂的各種形式的創新就是舍本逐末。因為曆史中記載着一個民族的興衰起伏,隐藏着一個國家的文化基因。從這個角度講,大型組歌《井岡山》的嘗試是成功的、有益的。
 

 

主創人員赴井岡山地區采風照片

 

主創人員改稿會

 

組歌由《井岡謠》《三灣有棵紅楓樹》《握手》《我站在黃洋界上》《那盞清油燈》《彎彎的扁擔》《杜鵑花開》《爺爺的八角帽》《紅軍可樂》《紅色根據地》《道路》《不朽的精神》《向偉大夢想進軍》等 13 首歌曲構成。作品從不同的角度、不同層面、不同的藝術形式切入,并結合江西民間曲調、紅軍傳統曲調等音樂素材,以當代群衆喜聞樂見的合唱、獨唱、重唱、交響樂等形式呈現,顯得氣勢磅礴、優美動人,具有較強的藝術感染力。

從歌詞看,作品用獨特的視角,以小見大、托物言志,以人們熟悉的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重要曆史事件、曆史場景為線索,寄情于“童謠”“紅楓樹”“清油燈”“扁擔”“杜鵑花”“八角帽”等看似平凡但意義重大的事物,用簡潔精緻的詩話語言烘托出紅色革命的思想意蘊,給人以親切熨帖之感。

在編曲上,創作者比較精準地把握住了當代大衆特别是年輕受衆的審美習慣,既有鮮明的時代感,又有深厚的曆史感。比如,開場曲《井岡謠》采用民謠童聲合唱先聲奪人,給人無限的曆史聯想,随後的領唱以搖滾風為主,加入伴唱的形式演繹,讓整曲節奏感顯得莊嚴而時尚。《彎彎的扁擔》用山歌體、表演唱的形式,輕松講述朱德總司令挑糧的故事,表現官兵一緻、同甘共苦的場景和精神。《杜鵑花開》抓住革命老區江西“紅”的元素,運用充滿詩意的語言,通過女聲通俗的表演形式抒發情感,運用現代歌曲創作理念來來深情描繪軍民的血肉聯系。《爺爺的八角帽》以軍營民謠、吉他彈唱的方式,展現年輕人對先輩們的緬懷、對革命精神的高度認同和自覺繼承。《紅軍可樂》以現代流行音樂的創作手法為主,以小組唱的形式,在輕松歡快的氣氛體現以苦為“樂”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紅色根據地》用充滿張力的男聲演唱來展示意蘊深遠、磅礴向上的意境。《不朽的精神》大膽運用現代電子音樂的創作技法,用富有濃郁時代氣息的演繹方式诠釋偉大永恒的井岡山精神。《向偉大夢想進軍》以進行曲式的大合唱,熱情歌頌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激發人們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展示井岡山精神的時代光芒和勃勃生機。

 

《握手》主唱之一:姜必群

 

《爺爺的八角帽》主唱:小曾

 

大型組歌《井岡山》在這方面的追求是自覺和顯著的。雖然作品有意加入和強化了一些現代時尚的表達方式,以赢得年輕聽衆的喜愛,但作品在對革命主題、内涵和意義的當代理解和闡述上,在曆史思維向藝術思維的轉換上,在曆史真實和藝術真實的把握上,在思想深度開掘和審美境界的營造上,都進行了積極大膽探索,是十分寶貴的。其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一、紅色主題的精神高度把握得當

 

 

井岡山這片紅土地和井岡山精神,不僅僅是一段曆史、一個精神,更是鼓舞當下中國人繼續前進的寶貴精神食糧。同時,井岡山精神也飽含着我們黨一以貫之的價值追求,需要我們在決勝全面小康、實現中國夢的新征程上傳承紅色基因、激發奮進力量、繼續砥砺前行,去戰勝各種艱難險阻。組歌中的每一首作品在精神高度上都與主流價值觀保持高度一緻。比如,《握手》抓住了毛澤東、朱德兩位偉人井岡山勝利會師緊握雙手時的瞬間,通過男聲對唱的表演形式,體現過去與當今的握手、曆史與現實的對比,讓聽衆耳目一新。《三灣有棵紅楓樹》采用一段體、分節歌的方式,保持主旋律不變,通過調式的轉換、速度的改變,加入和聲織體等豐富變奏的形式,把“三灣改編”時期“黨指揮槍”“支部建在連隊上”“官兵平等都一樣”三個主題思想進行形象描繪。《那盞清油燈》以女聲獨唱的表演形式,飽含深情地贊美毛主席在八角樓下寫下了兩篇光輝著作,歌曲中充滿了信念的力量、理想的光輝。這些作品能讓聽衆從井岡山的山間小路看到通往民族複興的康莊大道,從八角樓上的燈光看到共産黨人的堅定信念,用井岡山精神補思想之鈣、聚笃行之力、盡為民之責,從而激發出内心奮勇前行的強大動力。

 

 

 

二、政治話語的文化内涵理解到位

 

 

“井岡山是革命的山、戰鬥的山,也是英雄的山、光榮的山。”對于井岡山和井岡山精神,人民大衆更多是從曆史和政治話語獲取記憶和解讀,是必須的,但還遠遠不夠,需要用音樂藝術等方式對井岡山精神的曆史政治話語進行轉化,才 能真正入腦入心、薪火相傳。井岡山革命根據地是土地革命戰争時期,中國共産黨在湖南、江西兩省邊界創建的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其底色是悲壯的),是中國革命的搖籃(其底色是溫暖的),是中國共産黨人的精神家園(其底色是高貴的)。井岡山精神是中國革命精神譜系的重要一脈,其基本内涵是堅定信念、艱苦奮鬥,實事求是、敢闖新路,依靠群衆、勇于勝利,流淌着中國共産黨人共同的紅色基因,在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各個不同曆史時期,都閃耀出奪目的光芒,成為無數人前進道路上的明燈。不管是《井岡謠》反映的人群堅定跟着共産黨的樸素革命信念,還是《杜鵑花開》飽含革命犧牲換來的滿地紅色記憶,都蘊含着我們黨的政治追求與人民的生活追求的高度一緻性,藝術地闡明了井岡山精神能夠内化為人民群衆與黨同心同德不懈奮鬥的文化邏輯和實 踐 邏輯的必然性。不得不說,這種轉換及其實現方式的創新是新時代重大革命和曆史題材文藝創作迫切需要的。

 

 

 

三、作品藝術價值的追求心境是高遠的

 

 

作為一種重要的音樂藝術形式 ,組歌是由多首聲樂曲組成的套曲,由同一主題思想貫穿其中,每首歌曲内容互有聯系,但又各有側重。同時因為組歌的表演形式靈活多樣,舞台藝術呈現效果良好,受到人民群衆的普遍歡迎。如觀衆耳熟能詳的《長征組歌》《長江組歌》《西柏坡組歌》等。筆者認為,大型組歌《井岡山》創作團隊成員大多是江西籍的藝術家,他們熟悉井岡山那片紅土地上的風土人情,并具有可靠的史識、史才、史德,在保證曆史真實的同時,力求藝術境界的感染力和穿透力,保證作品詩性品質和生活氣息的高度契合。作品堅持宏大叙事結構下的個人視角,在突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重要曆史事件、曆史場景典型性的同時,藝術地反映當代青年追尋“初心”、理解和領悟井岡山精神的思想過程,從而達到情感和思想上的 共鳴,盡可能讓作品的思想性和藝術性達到完美統一。作品從歌詞、編曲到配器,再到整個音樂制作,從文學意象的選擇到音樂形象的塑造,從音樂的律動感、畫面感到每首歌曲的可傳唱度,都盡力做到前呼後應、渾然一體、精巧細緻,在理性思考和情感抒發中找到平衡點。與《長征組歌》按照時間和事件的順序來創作的線性結構不同,大型組歌《井岡山》是散點式結構,但内容涉廣泛且 具代表性,内在邏輯清晰,既注重每一首歌曲主題鮮明,同時讓每一首歌保持相對的獨特性,使整首套曲顯得内容豐富、形式新穎、風格獨特。可見,創作者的藝術追求心境是高遠的。

 
 

 

松柴烤火千裡香,窮人骨頭堅如鋼。

死了埋在井岡山,活着就跟共産黨。

 

這是著名詞作家樊孝斌在采風活動中聽的一首童謠,後來成了作品的靈魂。第一次到井岡山的該作品的藝術總監、著名詞作家王曉嶺感歎到:

“隻有親身來到這裡,才能真真切切感受到當年革命先烈在根據地的鬥争環境是多麼艱苦!正是黨和紅軍領導人始終相信和依靠群衆,帶領井岡山軍民克服種種困難艱險,引領中國革命不斷走向勝利。回望曆史、堅定信仰、追求理想、敢于犧牲的精神品格,是我們創作的源泉。”

 

著名詞作家王曉嶺

 

王曉嶺老師在井岡山幹部學院與授課老師交流

 

大型組歌《井岡山》創作初衷是為了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2016年在井岡山考察重要講話精神——“結合新的時代條件,堅持堅定執着追理想、實事求是闖新路、艱苦奮鬥攻難關、依靠群衆求勝利,讓井岡山精神放射出新的時代光芒”,紀念井岡山革命根據地成立90周年、“八一”建軍90周年,進一步弘揚“堅定信念、艱苦奮鬥,實事求是、敢闖新路,依靠群衆、勇于勝利”的井岡山精神。筆者相信有了厚實的創作基礎,經過進一步精心打磨,即将搬上舞台的大型交響組歌《井岡山》一定會給觀衆驚喜。祝願它像《長征組歌》《西柏坡組歌》等一樣,成為當代中國最響亮的主旋律和最動聽的革命搖籃曲,以告慰那些長眠在井岡山上的無數忠魂英靈。

 

 

 

*作者:周由強,中國文聯文藝評論中心副主任、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秘書長


原載:中國藝術報